CrazyBingo

My Feeling Will Go On Forever

0
阅读(1948)

时间是2010年5月15日4:39分;

  地点是除了寝室平时自己待最多的实验室;

  没有时钟滴答声,没有风声水声,也没有鸟语花香。。。

  只有高速运转的脑子,以及不停的散发着热量的主板。

  一切,在此时静的可怕,静的不干仔细去聆听,静的不得不戴上耳机,让音乐掩盖这一切,掩盖着死寂,掩盖着悄然。

  我,又通宵了,Crazy,I am Bingo!

 

  已经是第二个年头了,来到大学已经亮哥春秋了,从当年的懵懂到现在的稳重,从当年的无知到现在的遐想,从当年的幼稚到现在的成熟,从当年的...,这一切过的真快。回想当年自己还是一个窝在实验室的爱读书的小子,而如今一切都变了...

  当逃课成为一种习惯,当抄作业不再有半点歉疚感,当睡眠不再那么调理,当人生开始变得疯狂,甚至当心理开始变得畸形,我还是不停的潜行着,我不放弃,也不离开。不放弃是因为我没喜爱上别的东西,不离开也许是因为我习惯了这种生活。

  都说电子的疯狂,于己于人,我开始慢慢承认,我,无奈。

  

  快2年了,真正学电子也有1年了,这一年, 我放弃了多少篮球的日子,放弃了多少本可以游玩的岁月,错过了多少可贵的机会,甚至失去了好多的朋友。我开始觉得,越来越多的人,曾经的朋友,我们之间, 开始失去了共同的语言,失去了共同的话题。而与我有共同语言的,是那些同在实验室疯狂的,是那些我的电子网友。难道,“道不同,不足为谋”?

  这么多的岁月过去了,一开始主要学了FPGA,VHDL,后 来开始学了NIOS II,之后告别了VHDL,开始了Verilog至今,于此同时,我又顺手玩了CPLD,然后又学了STM32,直至此刻也是如此。我喜欢画PCB板,感 觉再怎么复杂的板子,画起来真的是一种享受(虽然没画过很高级的板子);也喜欢写程序,大篇大篇的C语言,或者是Verilog,看起来感觉好爽,因为我 注意风格,我写的绝对对齐,我喜欢“美”;当然我也追求“高尚”,偶尔看看人家牛逼人物做的东西,会觉得自己还什么都不是。。。

 

  说是和以前朋友失去了共同语言,没有可以聊的话题了,因此一般QQ一般都不会与“My Old Friends”那个组里面的人聊天;

而跟我聊得最多的,恰恰是我的网友,因为我的网友差不多都是搞电子的,有好多,一直都在帮我,比如说:

  “eBoy_eMan,COM 缺氧,Forward,黎明,*P*i*s*ces晴,虎妞,悟空,up_Craftor,沙漠鱼,NeverExist,冲击波,悟空,戴鑫,黑色幽 默,洛洛小巷,General,三捆柴,?雾都☆溪风?,特权,我心飞翔:,Prince,silly_Gain,zusen,BXOING,Eric, 七哥......”

  这些人,在我一年多的疯狂电子中,曾经都很热情很友好的教过 我,有的甚至跟我讲人生讲选择讲社会,让我懂得了更多,他们都是和我用共同语言的人,这之间我们互帮互助,有人“手把手”教过我NIOS II,教我博客基本操作,也有人通宵教过我FPGA内核;当然其中也有我“手把手”教过C语言,也有我通宵教过Verilog的,感觉,有得有失,有付出 总会与回报的。与其说网络的虚伪,为何不说计数的真实???

  跟他们真的有共同语言,因为都是干同样的事情的人,都是对此有疯狂追求的人,于我,何乐而不为呢?

  

  一年来,在崩溃和复兴中,一次一次的轮回,我懂得了很多,我觉得:“当你崩溃的时候,不应该伤怀,而应该在崩溃中庆幸,因为真的离成功不远了,走过这个门槛就好了;当你做事情很顺利的时候,时刻提醒自己,做好最坏的打算,不要怕”。

  我也曾崩溃过:我曾焊一块液晶的底 板,CPLD+SRAM+TFT,调试了好几天,差点把我崩溃掉了,但是最后我还是挺下来了,当然问题也解决了; 我也曾崩溃过程序的郁闷,为何找不出哪里bug呢,就算是此刻也不例外,但是我告诫自己:“离成功已经不远了,不要放弃!”

  就是因为这样,一次一次崩溃与复兴的轮回,让我变得更加淡定,让我变得更加稳重,让我对人对事,更加的沉着冷静。

  

  当让我知道,我的路还很长,很长,很长,现在是我我短暂的开始,或者说是崩溃与复兴轮回的开始,只有坚持到最后者,才能得到真正的胜利;只有不甘心失败,不甘心倒下的人,才能走到最后,走在最前面。。。。

  而我,会努力做得最好,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大家,其实,身边还是有很多朋友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