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衡

电子技术应用专栏作家——号主痞子衡,211本硕,CSDN/博客园实力榜主,2021与非网星选创作者Top4,坚持写作超6年,目前在某知名半导体外企担任高级系统工程师。痞子衡会定期发表硬核嵌入式技术原创文章,不空谈理论,在一个个真是客户项目案例中融入嵌入式开发技巧。

说说职业生涯第一个十年

0
阅读(1170)

  2013年7月1日,痞子衡应届毕业正式入职飞思卡尔半导体上海 Site,至今已经十年零七天。

  上周六是整十年的日子,当时并没有特别的感觉,但是过去的一周总有种情愫在酝酿,终于今天还是决定花点时间回忆下过去的十年,梳理下那些值得纪念的时刻。

  Offer抉择

  时间拨回到 2012 年的秋天,痞子衡和万千毕业生一样加入秋招求职大军。当时并没有明确的目标企业,就是跟随大家一起去参加本校组织的各种招聘会,看到还不错的企业就投递一份简历,等待面试通知。

  整个秋招期间陆续拿到了7家企业的 Offer,当时这几个 Offer 总包相差不大(那时候大家追求的标准也就是年薪 10 万),痞子衡最终选择了S公司的 IC 验证岗,原因是S公司总经理亲自给痞子衡做了最后一面,和总经理的面试过程是非常愉快的,两个人聊得很投机,痞子衡至今仍清晰记得当年的聊天内容。

  本来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但是春招 3 月初的时候,有朋友推荐了飞思卡尔上海 Site 的软件开发岗,于是痞子衡就投了简历试试看。后来接到面试通知,痞子衡去上海面试,经过面试官的三轮面试(面试过程痞子衡也记忆如新,当初让手写代码的面试题目仍历历在目),最终通过了面试官的考核,进入了 Offer 环节。当时飞思卡尔开的年包标准是 16.6 万,比痞子衡签约的 Offer 确实高了一截,并且痞子衡心里其实也更偏向嵌入式软件开发,于是接了飞思卡尔的 Offer。

  那时候痞子衡并不知道,这个 Offer 抉择影响了未来十年。

  2013-2014

  毕业后,痞子衡从苏州来到上海,在距飞思卡尔上海 Site 所在浦东软件园 4KM 的地方租了房子,并且花了 500 块买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每天骑车上下班(这个租房距离是特意选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顺便健身)。

  当时痞子衡是被分到了 MCU SW Team 下面的 ROM 小组,负责 Kinetis 系列 MCU 的 ROM Bootloader 开发。这个 ROM 小组在上海有 3 个人,在美国 Austin 有 5 个人,美国同事 Chris  做技术架构主导。

  初入公司的那段时间真是激情满满,每天早上 7 点多就到公司了,晚上 9 点回家(在公司发的第一本日历上详细记录了每天上下班时间),感觉有学不完的东西。Chris 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架构师,他的代码风格对痞子衡影响很大,各种抽象与分层,看了他的代码,痞子衡当时恨不得将学校期间写的代码全部冲进马桶里。

  ROM 小组是外企里典型的跨时区合作小组,所以每次开周会不是早上 8 点就是晚上 10 点,并且是英文交流,那段时间对痞子衡的口语提升也有很大的帮助。

  痞子衡进入这个 ROM 小组的时机并不算晚,因为那时候 Kinetis 系列还没有一款 MCU 型号带片内 ROM,所以痞子衡其实是从软件开发的角度参与并见证了所有带 ROM 的 Kinetis 第二代芯片产品发布。

  这里还需要特别提一下痞子衡的同组好基友 - Fan,他跟痞子衡同一年加入 ROM 小组,也是硕士应届,只是比痞子衡早入职一周。痞子衡和 Fan “情投意合”,每天午饭后绕汇智湖散步有说不完的话题,并且大家都有养宠物爱好,他在工位上养鱼,痞子衡在工位上养乌龟。此外 Fan 的拿手话题是灵异事件与鬼神传说,寥寥数语,能让你听得毛骨悚然。

  都说第一份工作风格影响一辈子,如果让痞子衡再选一次,痞子衡还是会毫不犹豫选择这个 ROM 小组。

  2015-2017

  还记得是2015年2月份,痞子衡在火车上刷手机得知飞思卡尔和恩智浦合并了。这个消息来得挺震惊的,事先痞子衡完全不知道,那时候还年轻,对行业消息一点也不敏感。

  两大半导体巨头公司合并,从官宣消息到完全融合中间花了大半年时间,直到当年年底才将飞思卡尔牌子替换成恩智浦。

  在新恩智浦时代,工作内容和之前没有太大差异,最多就是需要新支持 LPC 系列 MCU,那时候痞子衡主动请缨只花了一周时间就将 LPC54608 移植到了 Kinetis Bootloader 架构里,在移植的过程中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一个优秀的软件架构是多么地重要,LPC 和 Kinetis 系列差异挺大的,但是分层的架构设计可以很轻易支持这两种不同的 MCU。

  后来因为家庭因素,痞子衡在2016年申请转到了恩智浦苏州 Site。苏州 Site 软件部门同事的平均年龄比上海 Site 同事要年轻很多,在这里痞子衡结识了更多同龄人。恩智浦苏州 Site 内部有一个篮球场,痞子衡喜欢打篮球,因为篮球活动也认识了很多其它部门的同事,这对日后工作开展帮助良多。

  回到了熟悉的苏州,痞子衡结束了两地往返的漂泊生活。因为有了稳定生活,痞子衡也开始了写技术博客,没想到这一写就是7年,这些博客详细地记录了痞子衡学习过程,如今回看这些文章,满满的工作回忆杀。

  如果要问工作这些年,痞子衡做得最正确的决定,那非写技术博客莫属。

  2018-2023

  在2018年的时候,痞子衡在 ROM 小组已经干了五年,进入了一个瓶颈期。那时候也产生了第一次跳槽想法,经朋友介绍面试,拿到了一家刚成立仅7人的苏州初创A公司软件技术负责人 Offer (如今五年过去了,这家公司产品做得相当成功,规模已经上百人,去年完成了B轮)。

  就在痞子衡准备提离职时,发现公司内部新出了系统工程师(SE)的社招职位,思考再三,决定先试试转这个 SE 岗位,幸得 SE 老板认可,顺利转岗。因为这次的跳槽动机主要来自于岗位自身的发展瓶颈,但是对恩智浦平台还是充满信心的,所以第一次跳槽行动以转岗结束。

  有人可能会问,对于这次抉择,你后不后悔? 痞子衡无法回答,也许等那家A公司成功上市后,痞子衡会看着当年拿到的x%期权痛哭一场吧。

  2018 年是恩智浦新产品线 i.MX RT 系列 MCU 大热的开始,痞子衡所在的系统组主要就是负责 i.MX RT 系统开发与客户支持,痞子衡又一次从系统开发角度完整地参与并见证了 i.MX RT 家族的发展。

  在系统组的工作体验可以说和在软件组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涉猎的技术领域比较广并且要直面客户快速解决问题,后者则比较专注深耕某几个技术领域以求在代码上精益求精。

  2019 年开始,国产替代浪潮涌起,芯片初创公司如雨后春笋,跟痞子衡同期进来的很多同事都纷纷投入这波浪潮之中追寻自己的职业理想。承蒙前同事们抬爱,痞子衡也获得过很多推荐机会,但最终并没有出去,其中既有难言的家庭因素,也有个人的性格因素,更有深耕恩智浦而不舍的声名因素,不管怎样,如今都早已释怀了。

  从2020年中开始,痞子衡跟几个兴趣相投的同事组成了死党帮,一帮人每天都有聊不完的话题,并且诞生了每日水果局(互相找对方的喜事安排庆祝),这种同事关系过去不曾有,将来应该也很难寻了。

  关于未来

  一晃已经工作十年了,如今走在公司里会发现新鲜面孔越来越多,老面孔们也时不时地官宣离开,偶尔会有悲凉的感觉涌上心头。

  都知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任何人最终的归宿都是自己,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我们能做得就是一切向前看,积极拥抱未来,积极拥抱变化。

  落笔至此,发现培养一个爱好特别重要,这些年是写作一直陪在痞子衡身边,你不离她必不弃,7年间写过的400多篇文章如同400多个老友,时刻让你感受到最强大的力量支撑。愿大家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力量,共勉之!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kRFTomWybohL_XDHuLqf_Q

微信图片_20230802151154.jpg


电子技术应用专栏作家  痞子衡嵌入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