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ps

移动技术革命

0
阅读(1242)

我相信科技领域中有很多人像我一样,一直在密切关注北非事件,既有些恐惧,有颇为兴奋。在这个移动通信如此发达的时代,我们早早见证了历史,目睹一场革命在眼前完全展开。

这次事件意义深远,同时又令我不安。在有线电视报道埃及连任多年的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被罢免消息的那一刻,我正巧在看早间新闻。作为一个关注时事者和早起者,我总是在天亮以前就起床,赶上股市开盘,收看新闻报道。那天新闻节目主持人戴上耳机,略作沉默后说,“有一个爆炸性新闻,胡斯尼穆巴拉克刚刚下台,”接下来就是通过手机视频和Twitter反馈信息报道的一片庆祝场景。

这次埃及革命并非是由一批具有超凡魅力的革命领袖领导的一场推翻暴政的运动,而是民众衷心希望把自己从压迫中解放出来,并借助现代技术加快了梦想的实现。通过社交网站和博客发布,广大民众能够为了共同的目标凝聚在一起,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从几十到几百、几千,最终发展到数百万人。对技术领域而言,这不仅仅是埃及人民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举行的大规模示威活动,同时也是现代通信与社交网络技术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大能力的彰显。

2010 年 6 月第一篇博客发布,很快博客拥有几千位追随者,到如今,Twitter 风行,移动 YouTube 视频全球即时提供各种精辟见解,并汇聚强大人气。移动技术是这场革命的主要推动力。人民赢得了本属于他们的自由权利。尽管科技界的没人知道北非局势最终如何演变,但我们当然赞同科技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即使在技术领域里,也有着对自由的普遍渴望 — — 这里的“自由”不是埃及人民在压迫和暴政下所追求的生或死的自由,而是指科技行业里一个非常基本的理念,即“选择的自由”。我想表达的是,客户不希望只能被迫考虑唯一的供应商,这样最终可能让对方通过垄断商业操作和要求苛刻的商务术语来控制自己的经济自由。

当然,我并没有把被压迫人民的困境与苦难与科技领域客户的遭遇等同起来的意思。不过,通过亲身经历,我清楚了解,对付或反抗垄断对一家公司而言有着存亡攸关的意义,对公司员工的生活与生计同样有着重要的影响。

许多人都知道,在以前的公司我个人曾花费多年时间来与美国政府裁决为垄断企业的英特尔作斗争,并亲眼目睹了垄断企业是如何挥舞权力大棒压制不遵守它自定规则的客户的。最近,我有幸帮助把 MIPS科技推入移动领域,又再一次见证了100%垄断所施加的极为严厉的权力控制。

所以,我很高兴能够藉这篇博文披露移动垄断的势力已开始摇摇欲坠,移动处理器世界将迎来自由选择的新时代!

从新闻报道以及最近巴塞罗那 2011年移动世界大会(Mobile World Congress)上的展示可知,MIPS 的获授权厂商现在已开始付运 Android 智能手机和量产平板设备 — — 首次打破了ARM 与ARM 架构在移动领域已根深蒂固的100%的垄断地位。迄今我们已发表了 10 项有关移动的设计订单(design wins),我预计很快我们就可以看到基于 MIPS 的处理器面向全球顶级手机制造商的产品付运。

对于北非,我们不敢武断一定会发生什么,但我们可以肯定地宣称,ARM的市场份额将不再是 100%。正如没有任何公民会赞赏残暴的政权一样,任何商务人士也不希望对某个垄断者惟命是从。革命万岁 !

请点击此 链接,查看 MIPS 的最新进展,了解我们的获授权厂商又开发出了哪些新产品,为移动设备再添新功能。

作者:Art Swift

2011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