嵌入式与Linux那些事

电子技术应用专栏作家——嵌入式与Linux那些事。关注嵌入式与Linux的校招社招,本人整理了《嵌入式软件工程师笔试面试指南》PDF,平时发布嵌入式与Linux相关的实用技术文章

OPPO 关停自研芯片的哲库业务 对行业将产生什么影响?(附内部ALL hands meeting)

0
阅读(2084)

对行业最大的影响就三个:

第一,可能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引发一大波芯片初创公司倒闭潮。

第二,大量刚入行的年轻人失业,未毕业的微电子相关专业的学生越来越卷。

第三,让更多创业人士、投资人、PE/VC对于做芯片望而却步,尤其是做先进工艺的高端芯片,太烧钱了。对于超算、处理器、图像处理、DPU等高端芯片的发展是不利的。下面的图片是2021年中国大陆芯片设计公司营业收入,希望初创公司都能早日进入正轨,能够排进这份榜单。当然这份榜单里很多公司也在苦苦坚持,比如营收下降八成,已经排到第三的华为海思。

640 (1).jpg

从前年到去年,不少童鞋都在私信和知乎的付费咨询里问过哲库这家企业以及很多其他芯片初创公司。

当时我回应他们的是,不太看好绝大多数芯片初创公司。要知道市场就这么大,僧多粥少!中国大陆芯片fabless的数量已经超过世界其他地区之和了!那里容得下这么多企业生存?

前几年因为贸易战及一些政治的因素让芯片行业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度,涌进了很多热钱,催生的大量芯片公司,这些新成立的芯片公司,有的是来凑热闹的,有的是来骗补贴的,有的是来蹭热度炒高其他业务的,有的是来骗投资人钱的,鱼龙混杂,让市场开始充斥着很大的泡沫,这些新成立的公司势必对行业生态产生极大的影响,也会影响到就业问题。

比如大量初创公司前期肯定会疯狂扩张招人,同时学校也在输送一批批的毕业生,但几年热度过去了,这几年新成立的公司又有多少能存活下来?存活不下来的公司,会造成大量人员失业,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刚入行的年轻人。对于毕业生来说,2023年或2024年毕业的学生,是有可能产生较大冲击的。

今天关闭的哲库可是最近两年初创的热门公司!产品没做出来多少,公司的工资开得那么高,这不是长久之计。

做芯片是很烧钱的,尤其是做先进工艺的芯片。举个例子,我现在的公司做一款物联网芯片,SMIC 40纳米工艺,走的full mask的流程,给中芯国际full mask的费用就是600多万,再加上wafer的费用、IP merge的费用,总共要八九百万,还没算封测的费用。

哲库都是做5纳米、7纳米工艺的芯片,有多烧钱,可以想象!做芯片还是要稳扎稳打,盘子太大,不好做!我的老东家中兴微电子,做芯片二十年了,也就三千人规模,这些初创扩张太快,资金和产品都跟不上!做芯片是非常讲究技术积淀的,老牌的fabless哪个不是专利一大堆,不少量产的芯片项目,以及各类成熟的自研模块或者IP,同时还有大量经验丰富的骨干工程师,以及成熟的人才培养体系!

初创不具备这些能力,不是说把牛人招过来就万事大吉。另外哲库是做手机soc芯片的,这条赛道本来就不好做!国内依我看,只有海思和展锐有这能力,其他的还有不少差距。中兴微电子以前也只能做手机modem芯片,更复杂的基带芯片和处理器芯片都做不了。

不知道未来一段时间还有多少这几年芯片热成立的公司关闭?行业大调整即将到来。

哲库有母公司oppo支持,却落得关闭的结局,其他规模更小的初创公司抗风险能力更差,这也会进一步影响芯片企业的融资。

我认识几位VC/PE的投资经理,从去年开始他们已经对芯片项目非常谨慎了,早在2020到2021年这两年,好的芯片case得靠抢,经常一家初创要融资了,不少机构连意向书都来不及看完,就被其他投资机构以多少倍的估值抢走了项目。

但从2022开始,大部分风投和私募都对芯片公司的融资非常谨慎了,转而去追逐储能、创新药、以及前一段时间大火的人工智能chatgpt概念。芯片公司的融资伴随更多初创公司的倒闭会更加艰难。

其实两年前我换工作的时候,好多猎头给我推荐过哲库,而且工资待遇比较较夸张,年薪总包1200K以上。我大概了解后,果断拒绝让猎头推荐,钱太多了,责任就大,压力就大,而且我比较求稳,感觉初创公司不稳定,最后还是来了现在的公司当南郭先生,当然工资也低不少。

另外哲库的倒闭可以说为今年明年的校招蒙上了一层阴影!哲库作为初创公司,可是近几年校招的大户!而且工资待遇还很不错。这家公司关闭,意味着求职学生少了一家招人大户,意味着哲库离职员工将涌入市场,在就业环境里加剧竞争内卷。

微电子集成电路专业毕业的学生会越来越卷!今天我所在的多个IC相关的微信群,都有大量猎头在招揽哲库的员工,不少哲库的员工也找群里的伙伴内推工作,而且群里好建了找工作的小群,可以看见几千哲库员工再就业也需要市场消化。

现在的童鞋找工作比十年前我找工作那个时候难多了!

我读书是做电子通信的,做的都是WIFI的项目,玩得都是FPGA。找工作面了华为中兴这些公司,我根本没想做芯片,我就想搞通信基带开发或者搞下FPGA开发。谁知道华为给我的offer都是数字IC,还告诉我,我想去的岗位不缺人,只有数字IC缺人,于是我就拒了华为,选择了中兴做通信基带开发 。

谁知道中兴入职的时候发现被调岗,搞到中兴微电子做数字IC去了,然后莫名其妙的走上了芯片行业的道路。在我开始工作的年代,芯片行业还是比较冷门,大家都热衷于计算机专业、软件专业!毕竟不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都可以报培训班学学java、软件开发,谁去做芯片呢,培养周期那么长?

我在中兴微电子入职后,部长后来告诉我,他去挑毕业生的时候,我们几个是其他部门挑剩下的,他没得选,没有多少人让他选,只能选择我们几个毕业生来做芯片 ,我听了以后,非常尴尬!芯片部门真可怜,选人都是选其他部门挑剩下的。当时我还在想“难道我这么弱吗,其他部门都不要我”。

话说和我一起入职的毕业生都是电子科技大学、西电、吉林大学、中山大学、华南理工、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的。我们这一期的新员工没几个大学是读微电子专业的,有读通信专业的、也有材料物理专业的,还有学数学的。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00543496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8ig4I7rj3tky7dsWjL6QAw

微信图片_20220708145705.jpg

电子技术应用专栏作家 嵌入式与Linux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