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世相

电子技术应用专栏作家——芯世相。芯片电子元器件IC半导体分销教科书式必读公众号【芯世相】

芯片王国,以色列

0
阅读(3513)

巴以冲突愈演愈烈。截止2023年10月14日,巴勒斯坦卫生部门称,本轮巴以冲突已造成巴勒斯坦方面1949人死亡,受伤人数超过8600人。以色列方面的消息称,以方死亡人数超过1300人,受伤人数至少达到3484人。

冲突带来的影响已经蔓延至芯片供应链,据悉,英特尔和Tower Semiconductor在以色列的晶圆厂已经开始部分停工,以色列电子供应链的生产、物流运转也已经受到了影响。

以色列,这个位于中东沙漠中的“弹丸小国”,其实是名副其实的“芯片王国”。在当地,拥有近200家芯片公司,博通、高通、三星等巨头均在以色列开展研发活动,英特尔和高塔半导体也在以色列设有数家晶圆厂。英特尔在今年上半年更是宣布要狂砸250亿美元造新厂。

以色列,凭什么成为了“芯片王国”?

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了解以色列半导体产业,我们将此前芯世相的原创文章《以色列,沙漠中的半导体神话》再次分享给大家

01

以色列,不是半导体的“福地”


以色列,面积小到只有三分之一个重庆,沙漠覆盖率高达三分之二,人口不到1000万。


这样一个条件恶劣的小国,却拥有近200家芯片公司,汇聚苹果、三星、高通等巨头的研发中心,靠着高科技产业成为中东地区唯一的发达国家。


以色列怎么做到的,它的半导体产业经历了什么?


3000多年以前,先知摩西带领犹太人走出埃及,前往从尼罗河至幼发拉底河之间的迦南地区,他们相信,那是上帝给予犹太民族的“应许之地”,遍地都是奶与蜜。


在被罗马帝国征服之后,犹太民族开始了2000多年的流浪。直至1948年,以色列建国,一个主体为犹太人的国家终于建立,犹太人回到了他们的“应许之地”。


然而,以色列并没有奶与蜜。


它是中东唯一没有石油天然气的国家,面积只有2.57万平方公里,土地贫瘠、水源缺乏、地缘政治还不稳定,与周围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冲突始终没有平息,可以说以色列的先天条件并无半点优势。


但是,以色列却是中东地区唯一的发达国家,2022年人均GDP达到54710美元,位列世界第14。


仔细分析以色列的产业结构,2022年第三产业占GDP总额高达70%,其中高科技服务业更是明显高于传统服务业。并且,2021年以色列高科技出口占其出口总额的54%,可以说,高科技产业是以色列经济的支柱。而占据高科技产品出口16%的半导体产业,更是瞩目的明珠。


image.png


以色列半导体的历史起步并不算早,但是却发展迅速,短时间内便成为了世界半导体领先地区。


1964年,摩托罗拉在以色列设立首个半导体研发中心,标志着以色列半导体行业的起步。


1974年,英特尔在其以色列员工的说服下,在以色列海法设立了美国本土以外的第一个研发中心。此后,以色列的半导体行业便开始腾飞。


在以色列,先后诞生了世界第一台基于微软操作系统的IBM个人电脑的8088处理器、英特尔第一款奔腾CPU、TI的蓝牙芯片等等。


几十年过去,如今的以色列半导体已经成为了不容小觑的力量。不到千万的人口中,有3万多名芯片工程师,拥有近200家芯片公司。苹果、博通、高通、三星、华为、德州仪器、LG、日立、Marvell、KLA-Tencor等巨头都在以色列开展研发活动。


image.png

2022年以色列半导体格局;来源:Intel lgnite, Cardumen C., UCT | 2022


最早一批入驻的英特尔,现在已经是以色列最大的“东家”。


目前,英特尔在以色列拥有4个研发中心和2座晶圆厂


英特尔研发中心分布在海法(Haifa)、雅库姆 (Yakum)、耶路撒冷和佩塔提克瓦四个城市,雇员超万人。此后第一个电脑处理器、奔腾、赛扬、酷睿、SNB、Ivy Bridge等主要CPU都是在以色列的这几家研发中心完成。新的晶圆厂预计将于2027年开始运作,至少营运到2035年,并雇用数千人。


此前差点被英特尔收购的高塔半导体则拥有以色列仅次于英特尔的第二大晶圆厂,其工厂拥有200毫米的生产能力和150毫米直径的晶圆。


在庞大的布局之下,英特尔在以色列带动直接及间接就业5万多人,以色列平均1000个人里,就有接近6个与英特尔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2022年英特尔在以色列出口额达87亿美元,占以色列1.75%的GDP、5.5%的高科技出口总额。甚至有人评价道:“英特尔就是以色列,以色列就是英特尔。”


这令人震撼的霸权,似乎在东亚似曾相识。英特尔之于以色列,就仿佛台积电之于中国台湾。


02

半导体的初创王国

没有本土巨头


以色列国土面积狭小,荒漠遍布,资源贫乏,并非一个资源大国,也无法生产半导体材料。受制于地理条件,以色列的半导体行业拥有独特的特点:一是以芯片设计为主;二是多为中小企业,没有本土的巨头;三是在中美之间左右逢源,专心做生意。


以芯片设计为主的原因很好理解,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以色列土地什么资源都没有,只能靠以色列人聪明的头脑走高端设计路线了。


芯片设计是以色列半导体产业的灵魂。据统计,以色列拥有全球8%左右的芯片设计人才及研发公司。此外,2021年,2021年,以色列共有37家跨国公司在半导体行业开展业务,苹果、博通、高通、三星、华为、德州仪器等大型企业都在以色列开展研发活动。


以色列制造厂比较少,但不是没有。以色列目前有5座晶圆代工厂,基本被英特尔包圆。半导体设备方面,也有包括应用材料公司、Kulicke & Soffa在内的跨国公司,以及Orbotech、Sela和Jordan Valley等本地公司。


因此,目前以色列芯片产业链的构成主要为无晶圆芯片设计公司、跨国公司研发中心、半导体设备企业和少数晶圆工厂。


不过,这么多芯片巨头都在以色列布局,为什么以色列本土没有诞生这样的巨头呢?


这主要与以色列企业习惯的运营模式有关。


以色列是一个超级爱创业的国家。以色列本国拥有超过7000家创新科技公司,是全球创业公司最为集中的地区,相当于每1400人中就有1个创业者,人均创业比例基本无人能敌。


在半导体行业,2020年,以色列半导体初创公司数量在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


由于太喜欢创新、以及“新冒险”,以色列的半导体精英们在成立了自己的半导体公司之后,望着本土这么多的芯片巨头,想的不是成为或者超越,而是:求收购!


因此,大部分以色列半导体企业的路子是这样的:成立一家初创公司——在某个领域得到突破——被巨头收购——开启下一轮创业。


image.png


也正由于此,以色列的数百家初创半导体公司大部分都将重点放在打磨技术上,而不是商业与运营。 


此外,仔细分析一下以色列的半导体市场。存储占据以色列半导体市场最大份额,其次是电源管理IC、逻辑芯片、OSD(On Screen Display)、以及模拟芯片。


image.png


以下游应有市场划分,以色列半导体最大市场是数据处理、其次是通信、工业、消费电子及自动驾驶。


image.png


以色列半导体找到自己的路子之后,每年稳定增长,预计2023年以色列半导体市场收入可以达到11.4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是以色列半导体最大的消费市场。


说起来,以色列也深谙做生意的门路,在地缘政治不稳定的如今,选择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左右逢源”,和气生财。


在中美博弈爆发的2018年,以色列对中国的半导体出口直接暴增80%,半导体一下子成为了中国和以色列经济关系的重要部分,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仍是以色列芯片的最大出口国。


和中国做芯片生意,美国有意见怎么办?别问,问就是《瓦森纳协定》的“外围”,即是又不完全是。以色列可能会在一些规定的边缘试探,但也不算和美国对着干。


两边不得罪,这生意不就做成了。


03

充足的人才和资金

支撑起以色列半导体


以色列的“先天条件”这么差,为什么以色列还能发展成为芯片王国呢?


简单概括就是:有钱又有人。


无论什么行业。资金永远是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半导体行业尤是。


半导体是一个需要持续烧钱的行业,而且砸了很多钱也不一定有成果,是一个高回报又高风险的行业。初创半导体公司想要活下来,并不容易,一个差错便有可能前功尽弃,容错率很低。


这个时候,风险投资的角色就很重要了。风险投资指具备资金实力的投资家对具有专门技术并具备良好市场发展前景,但缺乏启动资金的创业家进行资助,并承担创业阶段投资失败的风险的投资。


全球科技的摇篮——美国硅谷,其成功的关键就是在于成熟的风险投资生态体系,大大提升了创业公司的容错率,背有大树好乘凉,为初创公司提供了庇护。


而以色列的首都特拉维夫作为创投聚集地,科技deal flow(创科生态的项目流量)活跃度极高,仅次于硅谷。有报告指出整个工业4.0领域的全球VC投资当中,有11%进入了以色列公司。2021年,以色列风险投资额达到了108亿美元,人均风险资本是美国的28倍之多,2022年以色列风险投资额虽有下降也高达到81亿美元


除了大量的资本涌入,以色列政府也为初创公司提供了保护法律以及资金。


早在1984年,以色列就通过了《鼓励产业研究与发展法》(Encouragement of Industri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Law,简称“R&D Law”)。


根据这项法律,符合特定标准并经首席科学家办公室(Office of the Chief Scientist, OCS)研究委员会批准的研发项目有资格获得最高50%的批准支出的资助。作为交换,接收方需要支付OCS特许权使用费。接收方必须向OCS提交有关应付特许权使用费的定期报告,OCS有权检查接受者的账簿。


在税收方面,以色列也给予了高科技企业优惠的政策。1985年时,以色列的企业税率为61%,到2022年已降至23%。以色列还有专门的“天使法”(Angles Law),为年轻公司的私人投资者提供税收优惠,特别是那些拥有研发能力的公司。


以色列有专门的法律来鼓励研发创新,并且也对资金的去向、项目的效果进行了监督。大方地给钱,钱还能花在刀刃上,事半功倍。


政府的“慷慨”补贴以及规模庞大的风投行业,让以色列的半导体公司“不差钱”。


除了有钱,还得要有人干。


以色列70%以上的人口都是犹太人。说到犹太人,立马浮现了他们智商超群的“刻板印象”。


犹太人是不是真的基因突出不好说,但他们的高学历人才很多是事实。


据我国商务部资料显示,以色列科研人员占全国人口6%,每万人中有135个科学家和工程师,超过美国的85人,比例居世界第一。以色列全国77%的人接受过12年以上的教育,20%的人口具有大学学历,全国有近20万大学生。


除了重视教育所培养出的众多本国人才,以色列还接收了大量高学历移民。


犹太人有自己独特的“复国梦”,因此,以色列建国之后颁布了《回归法》,即全世界的任何一个犹太人一旦移民到以色列,都可以获得以色列公民身份。


来自发达国家和前苏联的犹太移民给以色列带来了很多科学技术,为以色列创新发挥了很大作用。这些外来移民普遍拥有较高的学历,有非常多优秀的工程师,这些人才对以色列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04

总  结

古老的迦南地区,传说中的“应许之地”,现实中的以色列,几乎“一无所有”。


在遍布沙漠的中东夹缝中,渺小的以色列凭借创新、资本等战略,弥补了自然劣势与先天不足,短时间内跻身世界半导体行业瞩目之地。显然,以色列的半导体“神话”的背后并不是上帝的允诺,而是千千万万个摩西,以及他的后代们。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92tEt1u63PY3qHgaQ-nQEQ

微信图片_20230710170125.jpg 

电子技术应用专栏作家 芯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