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lzhu

电子技术应用专栏作家——芝能汽车。紧跟技术创新,助力行业发展。

一周

0
阅读(3083)

  过去的一周,大部分时间都在陪我们家的小米米了。写写这周的情况吧,当爹还是很不容易的。

image

  20日晚上,计划是第二天一早和同事驱车去杭州。由于烟烟的腰肌有些疲劳,就在睡前给她做了一些按摩,等她上个厕所发现羊水破了……。当时我有些迟钝和空白,和当初去医院孕检的感觉有些类似。打电话给闵妇幼,打电话给120,打电话给我爸妈,匆匆和岳母岳母收拾好待产包和一些随身的东西,就上了救护车。一路忐忑,握着烟烟的手来到了医院,120的护理人员把烟烟推入待产房的那刻开始至后面的14个小时,大概是我人生最为激动、期盼、紧张并混合着担心的一段时间。由于羊水早破,烟烟只能待在待产房不能动弹,家属没法陪伴,只靠着一个手机来联络。和父母岳父母在医院等了近1个小时之后,烟烟告诉我们由于除了羊水早破以外,其他临产特征均无迹象,这个晚上不会有事发生,让我们都去休息,最后选定我爸妈和岳父回家歇着,我和岳母在病房候着。朦朦胧胧玩了会宝石迷阵并小睡一会之后来到了21号的早上。

  接近6点的时候,烟烟告诉羊水一直在流,医生说需要去打B超和做胎心监护以判断是否能进行顺产,往好的方向发展的话需要准备高能量的食物好储备一些力气。怀着非常忧虑和担心的心态,和爸爸一起去便利店买了一些费雷罗夹心巧克力、MM巧克力豆、牛奶和雀巢的水果软糖。回来的时候正好赶到待产房门口见到了同样一脸疲惫并有些阵痛的烟烟。查出来羊水指数很低了,67离剖腹产的临界线只有17的距离,接下来的故事就比较简单了,一直等啊等啊,间或着收到烟烟的几个电话。最为担心的就是,进不了产房去剖一刀或者是进了产房,生不出来然后去剖一刀。让人信心动摇和焦虑的是,烟烟打了个电话过来,正好遇到了宫缩的阵痛,整整3分钟都在喊痛,微博上黄MM还建议直接剖了可能大人少受点罪。

image

   从上午等到下午,特别是那个电话以后,我和岳母都感到了待产房门口,和护工确认烟烟进了产房以后就更加的焦虑起来。从1点半过后,想打手机也担心怕妨碍烟烟的生产过程,直到岳母拨通了烟烟的手机,才确认伴随着胎心监护之后,烟烟勇敢的生下了米米。接下来就是开始发微博,发短信,等待她们娘俩进到病房。16:13分左右,我们在待产房门口见到了胜利归来的烟烟和脸上白蒙蒙的米米(好像是胎儿的油脂保护她在羊水中的)。

image

21日晚上回家,睡了一觉,岳母待在医院陪烟烟。

22日,在医院陪护一整天。

23日,在医院陪护一傍晚+一整夜。

24日,出院。

image

25日~27日,在家陪着烟烟负责晚上三次喂奶的工作,做一些热敷和按摩的护理工作,偶尔抱抱米米。陪岳父去看了一些特需门诊,也去领了出生证明。 

  这个周睡眠都不规律,有限的时间开了个电话会议并回了一些邮件。写篇小节整理一些思绪,明天上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