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莫

ISCAS2017参会感想

1
阅读(1072) 评论(2)

最近几天经历了一次长时间出差:成都-北京-纽约-巴尔地摩-纽约-北京-成都……总共5天,但前后两天基本上就在飞机和车上。剩下的3天,每天听会、做报告加上时差问题,一直感觉是累的不行。尤其是回来的这天,总共折腾了快30个小时到家。所以以后在这种不能通国际航线的城市举办的国际会议啊,没事还是要少去开。

ISCAS是个什么会呢?这个会的全称叫IEEE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Circuits and Systems。用中文翻译过来就是IEEE国际电路与系统研讨会,是IEEE电路与系统学会(Circuits and Systems Society)主办的“旗舰会议”。其实英文很有意思,不同的英文单词中其实能说明一些含义上的细微差别。比如ISSCC就叫IEEE International Solid-State Circuits Conference,用的是Conference而不是Symposium。从我粗浅的认识中Conference要比Symposium正式,而且Conference更倾向于一个人讲很多人听,而已Symposium主要是大家坐到一起来相互交流。 和ISSCC相比,ISCAS确实是一个交流的大会,欢乐的大会,但却不是一个学术水平和学术价值很高的大会。

首先来讨论一下什么叫电路与系统以及这个学会的发展历程。什么叫电路与系统呢?实际上就是研究如何用器件搭电路,以及如何用电路做系统。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要做一个信号采集系统。传统的做法首先需要用放大器配合一些无源器件做一个前端的信号调理电路,完成放大、滤波等功能。然后用一个AD转换电路把模拟信号转数字信号,最后还要用DSP或者FPGA做点数字信号处理并把处理后的数据通过接口传出去。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都属于电路与系统研究的范畴。

但是,看过我前面的博客的朋友们就会发现,这不过是一个电路与系统最“黄金年代”的状态。在“黄金年代”里电路与系统实际上负责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一方面连接着信号处理算法、通信系统、自动控制等应用,一方面连接着各种各样的元器件。电路的设计者通过组合不同的元器件去实现一个个算法和功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激动人心的产品。但是,随着集成电路和计算机技术的进步,电路与系统的黄金年代也就慢慢逝去了。前面“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讲了计算机技术如何反噬电子技术的。但是电路与系统这个电子技术的子领域命运更“悲催”一些,电路与系统在被计算机技术反噬的同时也在被元器件反噬。而这个“元器件”不是别的,就是以硅为基础发展起来的集成电路,而在学术界有另外一个说法叫微电子电路或者一个更大一点的说法叫固态电路。

说到固态电路可能大家就疑惑了,难道还有气态和液态的电路?液态电路有没有我还真不知道,但是气态电路其实是有的,这就是真空电子管电路。除此之外,还有有一些基于微机械或者说基于某种物理结构的电路。举个例子,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固态硬盘,与固态硬盘对应的是机械硬盘。所谓的固态硬盘其实就是依靠非易失的半导体存储器来构成的硬盘,而传统的机械硬盘则是靠的磁盘+机械装置来构成的。所以,传统的电路和系统里面本来是包含了各种各样的器件的,有半导体的,也有无源的,甚至还有机械或者其它非电的器件。但是随着半导体技术的“逆天”发展,大部分的电路都开始转变为以半导体为基础的集成电路的形式。而集成电路往前再一步就是片上系统,换言之就是以半导体为基础的集成电路成为了电路与系统的主要实现形式。这实际上压缩了电路与系统的空间。

而这时,专门研究固体电路的这帮人也就不干了。我们这帮人才是主流啊,你们其他的这些人就别跟着混饭吃了。于是这部分人出来了专门成立了一个叫固态电路的学会,也就是ISSCC的主办学会。这个学会举办的会议有一个基本的要求,那就是必须有流片实测的结果。而电路与系统学会没有这个要求,因为电路与系统本来就是用器件搭电路,器件本来就不是自己做的,重点在于设计与分析。但随着固态电路学会的分离,电路与系统中的很大一块其实被切走了,而且还是电路的主要实现形式。在这种模式的感召下,搞其它方向的人也开始动心思了。电子设计自动化(EDA)是一个相对特殊的方向,这个方向虽然和电路设计相关,但是更多的是研究计算机算法相关的内容。所以现在搞EDA的这帮人就出来搞了一个叫Council on 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on (CEDA),原本电路与系统的一帮人加上搞计算机的一帮人组了个组织。现在这个组织也有自己的一整套会议体系。

而那些搞信号处理实现、通信电路、传感器电路的人呢?其实人家本来就有自己的一个组织。信号处理由信号处理学会、通信有通信学会、传感器有传感器学会。虽然做电路在这些学会都不是主流,但也还是有一席之地的。这样又分散了不少稿源。


所以,重点来了。还有什么人会在ISCAS这个会里面混呢?我目前总结的就是:搞模拟电路搞的不够深入的,搞数字电路规模搞的不够大的,还有一些做点信号处理、通信系统中的边角余料的。在这会上听了好几个Session,听完了的感觉就是:哦!因为这些东西吧,既不深入又不主流。听完了就是感觉有人做了这么个东西。在听完ISSCC的报告后都是想着去跟踪一下,一个论文里面创新点少则4、5个,多则6、7个。而ISCAS的论文呢,就是知道他们做了个东西。这个东西吧,也许有点意思。但也就是有点意思而已。完全没有想去跟的冲动。在这个会上发表的文章呢,大量的就是什么随机数发生器啊、扫描链啊、某个信号处理算法针对硬件实现的改进啊,甚至是一些FPGA实现的案例。

不过想想,如果没有ISCAS这个会,这些文章又去哪里发呢?去信号处理、通信系统方面的会发,做的太小,搞算法和搞系统的人看不上。去ISSCC发吧,创新性又不够(做的太小了必然导致创新性有限),而且还不一定能流片。所以这个会的存在呢,也还是得给这样一类文章找一个出路。还有一大票的文章呢,是从固体电路学会的那些会里面“掉下来的”,所以质量比这几个会还是要差一个档次。


罗里吧嗦的说了这么多,其实核心意思就一个。虽然顶着一个IEEE学会旗舰大会的名头,但ISCAS这会其实不怎么样。起码在现在的我看起来是很不怎么样了。但是回头看看,多年前的自己觉得能发这个会的人很牛逼的。这也许是这么些年来自己学术能力成长的另一个侧面吧。


鉴于我电目前还把这个会把ISCA这样真正的顶会算在一类,都叫所谓的A类会议。我们今年估计准备N箭齐发,争取搞个3、4篇吧。反正我电的A类会议学术学生参会都给报销。另外争取今年能现实ISCA这种真正顶会的突破,从开宝莱真的换成开宝马。


最后放两张巴尔地摩的图:

IMG_1975.JPG

美丽吧!这是巴尔地摩的内湾。

但是实际上呢?

IMG_1880.JPG

真实的样子是这样的,不然怎么会成为美国治安最差的城市啊!

当然,还有爱国主义教育:

IMG_1886.JPG

当年美国人在这里和英国人打炮,捍卫了民族独立。一夜激战之后,满是弹孔的星条旗继续在天空高高飘扬……于是热泪盈眶的诗人写下了一首《星条旗永不落》,也就是美国的国歌。


当然,ISCAS2017上最尴尬的就是DARPA的主任过来怼中国人偷了美国的技术,搞的下面一票中国人(大陆来的,在美国留学的)极其尴尬……这个问题就不好展开说了。


  1. @小鸡快跑   

    谁叫他动不动来个禁运呢?

    棒子在别人手上,想什么时候抽一下就抽一下。

  2. 谁叫他动不动来个禁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