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莫

一江春水向东流——写在《FPGA异构计算》即将再版之际

谨以此文,向陈卫中先生以及所有在推广FPGA技术中默默做出贡献的人们致敬!在两年多前,陈卫中先生找到我。希望我能撰写一本介绍基于OpenCL流程来开发FPGA的书。我当时并没有很愿意答应,以为那时候我刚刚从瑞典回来不久,学术研究正进入出成果...

一个时代的落幕——写在陈总即将离任Intel PSG(原Altera)中国区大学计划经理之际

今天(3月21日)本来在好好的上网,突然微信里的OpenCL技术讨论群微微骚动了一下。发现一个诡异的情况:群主,也就是Intel PSG(原Altera)中国区大学计划经理陈卫中先生退群了。陈总离开之前说了一句:我走了,再见。当时第一个反应...

漫漫“曲线就业”路——扭曲的研究生教育与挣扎奋进的在读研究生们

这几天正是研究生复试的之前的时间,争取在研究生复试之前把这个坑填了。也算为各位准研究生们送一份“清醒剂”。长路漫漫,苦海无边,且行且珍惜。分割线——————————————————————————————————————————原本是说想在...

新建了一个RISC V的讨论群

RISC V算是最近比较热门的一个开源处理器,研究的人也是相当的多。RISC V自身有很好的开源社区,国外一大票大佬出来站台,号称要做硬件开源届的Android。为了推动RISC V在国内的发展,本人就勉为其难出来组织一下,建了个QQ群。群...

填坑之:数字集成电路与系统中的状态机的使用

今天简单务虚的谈一谈数字集成电路与系统中状态机的使用。状态机是用来干嘛的?如果你只是学了现在本科教学大纲里的那点内容,大概以为状态机就是做做什么序列检测器,检测一下一串序列里面有没有“1101”或者“0110”什么的。更过分的是现在有些学校...

再挖新坑之:你可能学了假的数字集成电路——从ISSCC文章分析什么数字电路与数字系统的区别(一)

去年9月开始正式脱离了通信学院调动到微电子与固体电子学院,就遇到了一个新的情况:如何指导微电子与固体电子学院的学生从事科学研究。经过这半年以后,发现微固学院的学生和通信学院的学生指导起来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个人认为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因素...

填坑-美东随想之自由是个啥?

美东随想系列是我的一个大坑,之前说暑假从美国回来就给填。结果从暑假都到寒假了,还是没给填上。本来木易师姐都觉得我要放弃这个系列了,我自己也想着要不等2017的暑假再去一下回来再填这个坑的。但是最近过年有一些事情倒是触动了我把当时随想的一些情...

开新坑-看电影说技术之为什么硬件描述语言你学不会?

大过年的,除了吃饭睡觉,电影是我主要的休息方式。这确实也看了不少好的电影。有趣影院看的,也有在电脑上看的。都是非常不错的影片。尤其是其中的几部科幻片,看完了以后还给了我不少启发。让我联想到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我准备就这个问题专门开一个新坑:看...

为了手环系列大坑之——数字集成电路与系统架构设计入门

在填坑过程中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如果用修改的方法填坑的话,填了坑也不会被放到首页上面去。所以我决定用另外一种方法填坑。直接发新的文章然后把旧的文章删掉,这样就可以保证填坑后的文章被放到首页啦。而且这样一来还可以把催更的留言都一并删除毁尸灭迹...

数字集成电路与系统设计的寒假作业

现在已经进入寒假阶段了,各位学生朋友们应该都已经回家或者在回家的路上了。也有少量的同学们还可能留在学校准备一些类似于“美国数学建模大赛”之类的竞赛事宜。总的来说放假是好事,辛苦了一个学期,应该抽时间放松放松。不过对于大学老师来说,放假只是变...

又被抄袭

我的博客经常被抄袭,最早被抄袭也流传得最广的那一篇就是我在ChinaAET博客上发的第一篇。这个博客是从我QQ空间转过来的。在QQ空间时代就被大量转发和抄袭。不过最近我又发现一起呗抄袭事件。我在ChinaAET上发表的:http://blo...

2017年第一天,写点工作规划

今年是2017年的第一天,成都的天气依然寒冷,雾霾也依然严重(不过比2015年末那几天稍微好点)。在这样的日子里,出门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只能是待在房间里看看视频写点东西。于是我就动了在博客上写点工作规划的心思。虽然一遍立Flag都是要被打脸...

这么多坑怎么填啊

一不留神,发了这么多坑啊!哎,慢慢的填吧。哦也,收到手环了。所以吹出去的牛是要还的。

为了手环系列大坑之——数字集成电路与系统案例之接口

总线之后是接口……

为了手环系列大坑之——数字集成电路与系统案例之总线

还是需要讲讲总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