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莫

欣赏路边的风景

说实在的,到北欧我可是做了很大准备的去面对所谓的暴风雪天气的,想想传说中雪下到膝盖厚非常艰难的走路的样子,让我这个从小到大就没见过雪三天不化南方人真是激动啊。当然,下雪也肯定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交通瘫痪、小火车晚点什么的。要真的是遇上了还是很烦躁的。

【技术分享】何为“空军地面部队”——实例说明

上一篇博文说到了,现在的“硬件创业”并不是单纯的做硬件,很多是把互联网的应用直接延伸到物理世界中去完成一些现实的功能。前面提到的各种所谓手环算是一类,而昨天爆出的万达部署的支付宝声波取票机又是一类。众所周知,网上订票早就成为了一项很普通的业务,之前我

[技术分享]硬件创业的时代——物联网真的来了。

中午在号称斯德哥尔摩华为餐厅的一家中餐馆吃饭,遇到一位中年阿姨(确实应该叫阿姨,看样子40多50了吧),问我们几位吃饭的小朋友是不是华为的。我们都说不是,是在KTH读书的。然后阿姨很关心的问了一句:学什么的?我们说是学Hardware方面的。阿姨满怀同情的眼光看了

【最牛B电工】大成电吓尿湾湾

昨天下午系里面聚餐,庆祝光明节并预祝圣诞节。这个光明节是瑞典人在一年中黑夜最长的日子里祈求光明早一天到来的日子。说实话一大拨人吃西餐其实挺无趣的,大家都是各自吃各自的。也不能像国内聚餐吃火锅那样敬酒、串门之类的搞得很热闹。而且这边吃的那些瑞典传统食物

如何用一个32bit加法器和逻辑门实现2个并行的16bit加法器

今天看到群里面的几位要找工作的小朋友在晒笔试题,其中有一道是如何用32bit的加法器和逻辑门实现两个并行的16bit加法器。咋看之下这道题颇为蛋疼,因为估计现在没有谁会傻逼兮兮的去这样做。现在动辄就是HDL语言一写就完了,以后估计就是C语言一写或者OpenCL语言一写就

晓说不可信啊……

自从高晓松开始在优酷讲晓说,主要是从赌球那一期开始,周五看看晓说也就成了我的主要娱乐活动之一。尤其是前段时间高晓松818欧罗巴,我反复看了几遍。希望从见多识广的高晓松那边获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其中高晓松非常坚定确定以及肯定的说:北欧人民的英语都好极了,

瑞典三日小记

老莫,最近一年会在瑞典镀金,一年内博文会与留学生活相关,以餮网友。到瑞典三天了,一直没做啥记录,有点对不起各位常年关心我博客的广大朋友。不过我最近倒是很多照片发到了朋友圈上面,加了我微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要是没加的呢……你们就反省下为什么没有加

让历史告诉未来……

昨天去听了新科校长的讲话,说实话听完以后不但没有感觉到所谓的振奋人心,反而有点心灰意冷的节奏。当然,新君登基,人家现在还没做任何的施展,妄加议论也不好~这里只是回顾一下电子科大曾经的一位本土院士担任校长期间,电子科大的惨状。通信与电子行业在中国的兴起

电子设计大赛F题破题~

又一年的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大赛开赛了,今年的题目相比于往年有了较大变化。小车没了,飞机来了。电路的频率搞高了,指标搞严了。但相对而言功能点变少了,更加接近电子设计大赛的本质了。但是今年的题目确实不好做,先不说飞机、倒立摆让还在傻呵呵的准备小车的同学们

面试到底面什么……

上一篇日志大家反响很好,也创了最近一段时间的点击率新高。但是也被大家指正了一下,因为这个搞得有点像简历决定论,好像笔试面试完全没有准备的必要了。其实不然,笔试和面试还是很重要的。上一篇谈到了公司看的若干个条件,但成绩、学校、证书、获奖这些都是既成事实

我所知道的一次“大组织崩坏”

上期的《罗辑思维》,罗胖讲由一个毕业生要不要花钱进银行为题讲了一期“大组织崩坏”。我看完以后并没有转帖,因为我觉得他讲得太绕了,过于扯淡。但这周却看到了所谓的两大银行员工“散步”,真是相当的“巧合”。现在银行在很多人眼中是香饽饽,是高收入的代名词。但

【老莫的呕心沥血之作】写在就业季之前

呕心沥血之作,转载请注明出处……转眼7月份就要过完了,再过一个多月又开始进入就业的季节。今年毕业的学生就业形势相当的不好,连带着马上就要找工作的明年要毕业的学生也是忧心忡忡。整个弥漫这一种焦虑与迷惘的气氛。最近看不少同学又开始焦虑这件事情了。由于之前

转:Out of Order Execution乱序执行点点滴滴(一)

以下内容由我带过的一个学生,现在Marvel公司新入职工程师BeckZhang撰写,转帖的人请注明,尊重作者原创知识产权。最近刚开始接触到SuperScaler和OutofOrderExecution的处理器,比起在学校里做的单流水线顺序执行的处理器要复杂许多,特别是在微架构(MicroArchitecture

学分不够怎么办?

之前发了若干期怎么办,都是写的90后同学。因为当了老师,所以才有机会见到这么多的奇葩同学。所以也给我造成了90后的同学中有各种稀奇想法的人多的印象。其实,80后中叶不乏有想法之人,只是当年大家并不会把这些事情摆到台面上来说,所以其实并不了解。这次去北京办签

靠编译器能否有效提升多核处理器能效?

最近小G同学做了个高能效并行计算方面的presentation,我帮她搞了搞。其中有一篇讲利用编译器信息来为多核处理器分配DVFS,我觉得写得还是很不错的,于是花了很多时间对这篇文献进行了总结。还写了N多自己的看法。未曾想到做presentation的时候,复旦的某大佬将这篇文章